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ZUMA 升华知识 创造价值

Share your knowledge with the world.

 
 
 

日志

 
 
 
 

读《论语》有感/吴聪强  

2010-10-28 16:09:53|  分类: 读书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谈其人其道辄止

其人

倘若把《论语》当小说来看,里面是颇有些有个性的人物的。如果要说哪些个人物可以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孔子不必提,子路,颜回肯定是。

先谈孔子。

  孔子绝非满口仁义道德的书匠,“子罕言利,命,仁,”。终身由仁义行的孔子心中明白“仁”是一个很严肃的概念,这样严肃的东西,如果家常便饭般地不停地提及,所谓言多必失,必会有失仁的地方。其次,孔子也一个非常讲究的人,他有明显的贵族气质。从“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句开始,《论语》用了八个不食来表现孔子吃食的规矩,这些即使是在今天,平常人家也是很难做到的。“君子不以绀诹饰,红紫不以为亵服,”之后一段,《论语》又用了极长的篇幅介绍孔子是如何注重穿着的。如果说孔子在吃上的追求更多是美味上的享受的话,那么孔子在穿上的追求则更多是对行为的一种规范。总之,孔子很讲究吃穿的。再者,孔子还相当有性格。“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从这里看,孔子还真像个孩子,孔子不喜欢这个人,还要用一种稍微委婉的方式向这个人宣示,我就是不喜欢你,让人看着莞尔一笑。当然这三点都只是孔子给人的表象,这个部分,只言至此。

再谈子路。子路是一个很爱武的人,性格很直爽,为人也仗义,不过好像脑袋少根筋。

孔子极力地表扬颜回,子路听了不服,于是对孔子说:“如果统领三军作战,那您找谁同去呢?”显然子路是想让孔子说和自己。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子路对自己的兵武是颇有自信的,而且其人争强好胜,不愿输给他人。而孔子也对子路的命运作过这样一番预言“若由者,不得其死然。”孔子这样的依据大概也就是子路之不让与好勇无谋,而子路也不幸被孔子言中,在卫国内乱中死于非命。

颜回则大为不同。颜回为人很谦虚,对孔子非常孝敬,学习勤奋而且有见解,从某种意义上说,《论语》中的颜回很像一个标准优等生。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这段话一体现出了颜回的谦虚,他不抢言,不急发;二可看见颜回对孔子的尊重,于孔子不违:三也有颜回的见识之深,有足以发之私。不仅孔子这样说,孔子的弟子子贡也说:“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颜回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举一隅以三隅反了。看来颜回不仅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也是同学眼里的好榜样。孔子对这位视其犹父的弟子的喜爱真是到了无以言喻的程度,以至于颜回不幸夭折时孔子痛苦不已,说道:“噫!天丧予,天丧予。”而在颜回死后,也经常回忆他。而《论语》对这位模范般的人物也非常青睐,我想颜回这个人物出现的次数恐怕只少于孔子吧。

其道

《论语》中非常明显地体现出他和他的弟子对于礼、仁、乐的无比痴迷,这三个概念出现的频率之高,令人印象深刻。孔子曾经受子夏的启发,肯定是先有仁,而后有礼乐种种。在孔子的眼里,仁是根本,而礼乐从根本上来说是修饰性的,是用来“文之”的东西。

而这种起修饰作用的礼乐却绝不是“花瓶”。孔子及其弟子把礼乐的地位抬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仁与礼乐的关系用来比作伟大愿景与必由之路的关系也不为过。

但是我认为礼乐从另外一种观念上讲,又是仁是必然的外在形式。礼的外在实体是一种规范,在孔子这里更多的是规矩。应该怎样拜见国君,什么样的人能够享用几佾的舞蹈,祭祀应该使用什么样唱诗等等。礼把人的行为约束在一个框架之内。孔子是绝不会忘这一点的,即使“七十而从心所欲”,但还有一句“不逾矩”。即使从心所欲,追求自由,也是在礼的范围之内。而礼的内在本质,我认为,是尊重。以礼拜见国君,是对于国君的莫大的尊重;使用合乎礼法的舞者,是对天子的尊重;使用属于自己的唱诗是对先祖的尊重。“仁者,爱人”,我想这句话肯定包括了对人的尊重。而孔子的在以礼约已外衣的里面,一定是一颗对君,对人无比的尊重和敬畏的心。

再来看乐。在《论语》乐和礼一般同时出现,并称为礼乐。当孔子使用简洁表述的时候,就变成了礼,乐字就被省略掉了。从此,或许可以臆断乐的地位不如礼吧。《论语》里单独谈乐的,有乐师描述音乐演奏的整个过程的,有说鲁国乐是如何“坏”的,有说杂乐如何不被孔子放在眼里的。这些都是很实在的语段,并没有特别抽象的概念。我姑且肤浅地把乐理解为孔子思想中的商标,是最能亲近人,最形象具体的部分。

孔子鲜言仁,而我也难言仁。它在儒家思想中的地位可以比作“道”这思想中的地位。《道德经》第一章第一句就是“道可道,非常道”。或许孔子心中,仁亦是不可道之仁吧。不过《论语》里问仁的次数却很多。孔子的回答有一个特点,他零星地指出了体现仁的一些行为,但却从未对仁的概念进行表述。比如樊迟曾两次问仁,孔子一次的回答是“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另一次的回答是“爱人”。孔子回答的都是如何为仁,而不是仁是什么。看来,孔子也是个实用主义者。他把实践方法看得比理论探究要重得多。

辄止

《论语》之博大精深这是世所公认的,但我觉得在博大精深之外还有一种让人顿生的亲切感。里面的人物个个有血有肉,里面的道道也颇具情趣,不得不提的还有一点,里面为人处事的说头也很“成功学”。例如“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说的就是要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少责备他人。另外孔子有一句话把“直”问题说的很巧妙。我们一般认为,心直口快的人没有心计,但是又说话不过脑子容易伤害别人。孔子说:“直而不礼则绞”。意即,直是好的,但是没有用礼来约束的直就会尖刻刺人。孔子看出了直的反面,并提出了行之有效的办法,以礼约之。这一点,我深表赞同。

毕竟我是第一次读《论语》,读之浅,知之浅,言之亦浅,辄止罢。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