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ZUMA 升华知识 创造价值

Share your knowledge with the world.

 
 
 

日志

 
 
 
 

大学生角色自期/大象  

2010-10-07 11:32:2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大一时候写的一篇读书笔记,或片刻回头,可重现本来清净个性,反思相对认识产生前的某些心路。文字拙劣不吝分享,仅供一阅。

一、 来源于现实的声音

从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大学生普遍物质化、功利化、异化。在陷于无聊虚无的生活琐碎之中时,却以为是享受一种较高层次的生活状态,狂热追求并满足于这种快乐中。当物欲横流的触角蒙蔽了心灵本初的纯洁本真,自由与情趣之时,当精神背后褪化成一帖苍白,单调与冷清画面之时,我们却仍然表现出了自豪感和崇尚感,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抑或精神危机之下某种精神的缺失,恰恰是这种生活艺术赖以存在和培植的沃土。诚如这样的一个说法:没有道德追求的人是没有道德负担的。的确,子非鱼,焉知鱼之不乐?

在今天多元化的时代,谁都无权否认别人合理合法的生活追求。但作为理性之光自称的人应该这样生活吗?在世俗化的市场潮流中,我们可不可以稍微超越一下日常呢?人而能立是其精神充盈才使其站立的。当人被日益物化、功利化,人自问还有多少资格谈及人的尊严与自由?这是否可以说是某种精神的倒退。

我们是迷茫的一代,社会的转型的确让我们感觉无从适应,我们生活在不确定的激变之中,任凭各种思潮横冲直撞激荡着我们,而这是极其危险的,迷茫比无知更可怖,因为稍有不慎它便会误导我们走向某个可怕的极端。所以,增强个体思想的观察力,抵抗力,批判力是十分必要的。唯此,一个人方可自由,理性地主宰自己。如此,大学生必然要实现好角色自期。

角色自期可谓之自我期望,明晰自己作为人的角色定位,如希腊先哲苏格拉底所云:认识你自己。《大学人文读本人与自我》中说人文自我有三个维度:意义自我、青春自我与苦难自我,意义自我叫人超越世俗的拘束而达到精神自由的高度,青春自我叫人守住生命的热情,苦难自我叫人伸展情志的深度与广度。⑴角色自期意义在于它是灵魂的一面镜子,折射出纯粹的自我,使我们在纷繁复杂光怪陆离的形式假象中认清自我内核,找回自己,明晰在滚滚红尘中自己应坚守的精神底线,呵护这片圣洁的蓝天白云,让灵魂有一个自由与飞翔的空间——不带任何功利,未被世俗污染,释放生命激情,源于人性的苏醒,出于生命本体的心动…

二 、遗失中的几点呼唤

〈一〉自我之孤独

    或许出于人的社会属性,人天生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所以人最害怕的莫过于孤独。但究人的一生,从握着拳头而来到撒手而去,走过这生命历程的却还是自己的踽踽独行。人只不过是历史的孤客,有缘的只是恰逢其时走进了你的视野,装点了你的旅途,任何人都可以伴你一段路程,但任何人都不能伴你一生,因为你的世界仅仅是属于你的。并且,人只有从喧哗热闹中走出来才能知道孤独的可贵。

自我之孤独是一种心灵状态,一种纯粹的心理澄明。如《大学人文读本人与自我》某篇文章所说:“联结无限时空的是神圣的自我孤独,每个灵魂永远生活于孤独之中…有一种孤独,我们每个人随身带有的孤独,比那冰雪覆盖的山峦更加可望不可及,比那午夜的海洋更加深不可测,这就是自我之孤独。”⑵或许我们始终不会理解康德在哥尼斯坦孤独一生的坚守,不会懂得孔子颠沛流离独自一人誓要奔走六国挽回已逝文明的坚持,不会懂得庄子身处江湖之外在月下守望的逍遥---因为他们离我们很遥远了。他们是被历史迷烟所掩盖的古董,但我们真的就不需要这些诗意、浪漫与圣洁的哲思遥想了吗?或许我们应该反思缘何拒绝遥远怀想和终极思考,缘何不心动于这些遗风遗韵。

    当我们读懂了自我之孤独,或许我们可真切地捕捉到了流年似水的颤音与心灵的鲜活脉动,可真实地在诗性月光下的醉杯中窥到生活的浪漫,可陶醉于鲜花怒放与朝阳露水相映的生之永恒,可领悟到泰山之巅思接九天的飘然与旷达,可读懂来自遥远时代的砖块瓦砾其后所含的庄重静穆的历史积淀,可看清人之眉宇间一段平凡的世态炎凉的风霜缩影,可跳出局中人忙碌状态而拥有旁观者洞若观火的冷静。

当我们读出了自我之孤独,我们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了世俗功利性思维,感召了沉睡的自由,理性与批判意识,而当他们苏醒时,我们便如同插上了逸思与哲思之羽翼,使自我得以飞脱一切思想的浸蚀羁绊,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我之主人。

〈二〉自我之流浪

    自我之流浪是一种生活状态,一种忘情地投入于纯粹自我的终极追求,并享受其过程的亲证式心灵体验。时间之美妙或在于所有东西都在流浪中存在,流浪是时间轨迹的印记,流浪在时间嘀嗒步伐中的镶嵌定格。或是远古时代的先民对天呶呶的顶礼膜拜,或是一段古代被风吹雨打的坍塌残垣,或是战场上一轮冲杀的号角,或是一张烟雨江南中生满锈的犁耙,或是睡梦中一声远去的笛鸣…流浪是时间的某个历史片断,而个体的存在其实仅是一种流浪,自我之流浪是魂归于己的短暂追寻过程,更是意义无限的上下求索过程。

    所谓自古圣贤皆寂寞,从哲学意义上或许可以这样说,是因为其难以企及的思想将自我与平常距离扩大而显得与平常格格不入,是平常被隔离于伟大,是群体被孤立于个体。孔子被礼赞的背后,谁又想起累累若丧家之犬的他在日落西山时面对滔滔无言的逝水发出的那一声意味深长的悠长慨叹;在希格拉底光辉形象的背后,谁又想起在他举起毒酒时安然若素地继续谈笑风生地辩论的平静;谁又想起尼采旷世思想灵光背后是他欲脱不能的走向牺牲的悲剧;谁又想起高更偏偏孤身远走太平洋孤岛面对汪洋的苦苦追思;谁想起海明威绝望后举起手枪的无言……他们都是思想上被流浪的行者,不停地流浪,欲罢不能,直至生命终止。

    还记得在一次讲座中某教授说过,哲学是不能超越的被超越,历史是不能理解的被理解,文学是不能看见的被看见。但试想,如果超越了,那不是一种思想上的孤本?既是孤本那必然是其本人思想上痛苦的步履维艰苦心孤诣的过程,因为超越意味着扁舟穿越重洋的上下求索。如果理解了,那只能说历史是不会说话的。古人的东西是被静止尘封于某空间中,潜遁于某未知的时间中寂静地走向未来,或许是N年后走向了死亡,化为了乌有;如果被看见,那肯定不是肉眼的结果,因为能穿透已知的存在,洞察到存在背后的未知,那只能是思想的触角。它无限延伸,透过时间、空间和死亡的空隙感知到了另一种存在。

自我之流浪,可谓之穿越了现实的时空障碍,独立游弋于天马行空的世界中,那里的维度是无限的。

〈三〉自我之归宿

当觉醒,流浪后,最终是何去何从呢?自我之归宿,就是让我们魂有所安。

时间之于我们厚爱,是它让我们在某个片断中存在并有所创造,时间之于我们残酷是它支配着我们存在的自由。最终的归宿当然是时间轴的突然断点,死亡在无声无息中将我们一切生的鲜活剥夺掉,褪化成一堆无机元素的集合,那时我们将销声匿迹于时间的背后,万劫不复却还无能为力。

时间之伟大是令人恐惧的,如果有所谓的万能上帝,他必定是时间的主宰者。它创生了整个世界,决定着万物的存在。与此同时,人类的伟大之处在于知其不可而为之,虽然人是时间产物,但人却一直没有停止探索时间之质,并且企图掌控主导它。或许弥留之际是一个奇妙的瞬间,只是没人能解读罢了,身处其中的人一半暂留在生的边缘,如秋风扫过残叶正往下落,一半或许踏进了某个未知的隐形时空,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当局者无能为力言诉,旁观者又只能在一旁无奈地猜测。时间能跨越生的极限走向另一个维度的延续吗?

回归现实,最终的归宿从呱呱诞生之时已经不紧不慢地召唤着我们,所以死是一件无需着急和期待的事,人终将往哪去也无需杞人忧天,我们只需要知道认真地活着是一种最美的存在。而且,归宿就在过程之中,因为过程随时都有中断存在的可能性,所以人只是战战兢兢的跋涉者。             

当然,当人自我放纵于声色犬马,灯红酒绿等欲望之中,他的生命已经有了归宿,因为生命赖以存在的鲜活与真纯已无影无终了。

                                                                                                                                                                                       大象

                                                                                                                                                                           2008年冬于深大青松斋

 【参考文献】

1.出自《大学人文读本人与自我》序言,夏中义主编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出版。

       2.出自《大学人文读本人与自我》第七章中斯坦福《自我之孤独》,夏中义主编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